【男人传记】(01)作者:whitesheep12   都市激情 
字数:82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猛男和欲女

  四月的天,潇湘的雨总是下个不停,转眼又到了清明时节,这天天蒙蒙亮我就准备好了东西背着背包往山上跑,跑到一半突然下起了雨,由于我没有带伞就到了最附近的一个亭子躲雨。

  好一场滂沱大雨,我跑得飞快,但是还是令我措手不及,上身自然不用说,下身也没有躲过一劫,啊,真是糟糕的天气,着实让我无比气愤的还有天气预报,它根本就没有提醒今天会有下雨这个消息,只能怪再好的高科技也揣测不了自然的力量。

  来到这个最近的亭子倒也冷清的很,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看着上身湿透了的衣服,我郁闷地叹了口气:「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这种事情都被我碰到了。」
  就在我坐在亭子的石台上感慨之际,用目光扫了一下亭子的地面,竟然有一个袋子在地上?

  没有多想,我毫不犹豫地往前迈了一步,很快把袋子上的结打开,当我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我「嘶」了一声,好家伙,这里头装的全是钱,满满的一袋子,一沓沓的百元人民币让我的肾上腺激素完全进入了亢奋状态,让我激动不已,差点就叫了出来。

  我慌张地把袋子裹入怀中,东张西望了一下,确认无人以后,心安理得地拿上袋子就想走,才刚走几步路的距离,耳后就传来了一个人声:「哎哟,小哥,你刚才捡到的可是我落下的袋子。」

  袋子本来就不是我的,我当然做贼心虚,被人发现了以后更是无比焦急,慌忙中手一抖竟然把袋子给掉在了地上,「吧嗒」一声,那一沓一沓的钱都漏了出来,这时我的脸都变成猪肝色,紫红紫红的,不过我的手却很老实,在原地把那些掉落出来的钱塞回袋子。

  听那声音我就知道是个女子,把钱全部塞进了袋子以后,我便回过头去看她,这女人长得好生漂亮,耐看的瓜子脸,眯成一道弯月的眼睛,眉宇间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媚态,白里透红的肌肤,丰满的胸部,纤细的小腰,再配上一袭墨绿色长裙,优雅的像一个仙子,我就光看着她的脸,不知不觉地流了一地口水,不过女人倒是不以为然,想来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充满自信的,她还笑盈盈地对着我说:「呆子,我有这么好看吗?」

  被她这么一说,我才回过点神来,吞了吞口水,陪笑着说:「美!真美!你好像就是天上的仙女,让我看看你就无地自容。」

  我心里嘀咕的可不是口里说的这套,我的目光早就锁定在女子那丰满双胸的乳沟里,这女子的奶子不是一般的坚挺,那胸前的沟壑深度也是深不可测,看着看着,裤裆里那根没尝过女人滋味的小兄弟胀痛得厉害,谁叫我穿的是紧绷的牛仔裤呢,到头来只能埋怨自己经不起诱惑,对美女的抵抗力低的可怜。

  女人听到我这么讨好她,她自然也就笑得非常开心了,很快她就向我招手要袋子,我像着了魔似的伸出双手把袋子递给了她,就在交接过程的时候,背后又有另一个人的声音:「小妞,你说这钱是你的,你倒是给爷说说里面有多少钱?」
  我回头看了看这个男子,长得实在是无比的魁梧,我175cm的身高虽不算高,也不算矮,而他竟然比我高出一个头,看他向我这边走来,本来就有点慌张的我更是淡定不了,我哪里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若是对我做出些什么我也是不敢往下想,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对那一袋子钱我也不敢动什么歪念了,生怕眼前的高大男子有什么不满对我做出心狠手辣的决断。

  我退缩到亭子的一角,倾听着雨滴的声音打落在地面上,心里却是万念俱灰,只好抱着侥幸心理,他不会对我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刚正面打起来,我这细胳膊细腿哪里经得起他折腾。

  很快男子走到了女子面前,看着他们相互打量对方,一时半伙间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们转动的眼波也让我好奇起来,在我看来他们今天不是第一次见面,而男子开口的第一句话让我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女子惊讶地说:「强子……怎么是你?」

  男子呵呵一笑,紧接着一记响亮的耳光猛地打在女子脸上,「啪」得一声,清脆无比,然后进入耳里的是女子凄惨的叫喊声。

  男子把女子的长发拉扯起来一头按在亭子边的石台上,女子尝试着挣扎了几下,男子却更加变本加厉起来,连着向女子的脸上继续打了两个耳光。

  女子受了委屈,当场止不住地流出了眼泪,男子下手之狠让我的心头也跟着一颤一颤跳动起来,幸好此刻男子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女子的身上。

  男子用他粗暴的手抚摸着的女子梨花带雨的脸庞,恶狠狠道:「阿花,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吧!」

  女子毫无反抗之力,吞吞吐吐地说:「强子,我知错了,请你原谅我,呜呜呜……」

  那叫强子的男子舔了舔阿花的耳根,冷冷道:「你知道错还敢做,就是一个贱女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狐狸的骚气,一天没人操你浑身逼痒的难受,你敢偷腥给我戴绿帽子,说说我坐牢的这三年你是怎么过的。」

  叫阿花的女子放声痛哭:「你也瞧见了,我这身寒酸打扮,日子过得比较拮据,你把跟我通奸的阿明杀了,其他男人从此对我敬而远之,根本就没有人敢靠近我。」

  强子好像对阿花一点信心都没有,大声质问:「这是真的?」

  阿花拼命点头,急忙说:「千真万确,我是你老婆,怎么会骗你,你要知道阿明是通过卑鄙的手段得到我的,我对你的心从来都没变过!」

  强子激动地把阿花整个人翻过身来,面对面说:「那天回家,你可知道当我看到床上的你们扭成一团没羞没臊地缠绵时候下过什么决心?我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你这个贱人,你跟路边站街的野鸡就一个德行,你和阿明在床上那淫荡的话语都被我听得一清二楚,如今又来骗我,这是什么意思?有意思吗?」

  阿花紧抿着嘴唇,说不出一句话来,这时候强子伸出舌头舔了舔阿花的鼻子,问:「你说我该把你怎么办才好?」

  阿花可怜兮兮地哀求:「我是你老婆,我们相爱过,你应该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强子摇了摇头,艰难地笑着说:「你可以忘记了那些所有的不痛快,把它当做没发生,可我不能,他们就在我的脑海里,不停地徘徊激荡,我坐了三年牢,你看看长多少白头发?」

  阿花轻声说:「对不起,我害你受苦了。」

  「再回头,多少美好不再来?你知道我生性固执,你又对不起我,那么看着你活得快活,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痛苦,我出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给你找不痛快。」
  阿花的身子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强子的霸道她又不是第一次体会,他第一次占有她的时候就是霸王硬上弓,他何曾考虑过她的感受。

  强子是怎样一个人,那种无赖形象早就深入了她的骨髓,让她产生了巨大的恐惧,很早以前她就想离开强子了,可是谁知道阿明那么窝囊,打不过强子这个泼皮无赖呢?

  逼急了的女人肯定是什么都做得出来,我就在亭子里静静等待着雨停的时候,谁知阿花的余光望向了我,似乎她在向我求救,作为一个看客,我本不想参与其中,看到阿花那无助的小眼神,我的眉头皱得像弯月,强子那强壮的体格我是对付不了,最终,我选择一声不响地旁边看着,我是这样想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被阿花这么一闹腾,强子又开始注意起我来了,他微眯着眼睛看着我,眼光直勾勾地一动不动,仿佛是在审视猎物一般,那眼神像极了一头恶狼的眼神,看得我浑身不舒服,亭子外面是滂沱大雨,里面是这个高大男子,我摇晃着头脑犹豫,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边走,就在我进退两难之际,阿花的话打破了这份沉默:「老公,这家伙的裤裆鼓鼓的,他对我有非分之想,你帮我揍他好不好?」

  我哪里听过女子这么软绵绵的撒娇话,不过强子应该是听多了才对,他对她的撒娇毫不领情。

  话是这么说,强子还是停下了手头的事情往我这边走来,他就像是第一眼看上去不是好人的那种,我看着他有点望而生畏。

  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强子的手已经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他死死盯着我的眼睛,他似乎在寻找他要的答案,我的脸和我的神经一样紧绷着。

  良久,他笑着开口说话了:「小子,有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

  第一次有人问我这种羞耻的问题,他说话的时候还挺严肃的,让没有准备的我一下子惊呆了,这下好了,本来想好的对策也咽下了肚子。

  看着原地呆若木鸡的我,强子误以为我无视他的话,他使劲地摇晃起我的肩膀来,我痛苦地叫道:「哦……痛……痛……痛……停!」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他伸出一只手朝我的裤裆袭来,刷的一下,我的小兄弟就暴露在空气中了。

  强子露出一个略有深意的微笑,用手指弹了下我的小兄弟,笑着说道:「还凑合,不过从这色泽上来看,你就一个童子鸡,今天你遇到哥,也算你有福,瞧见那边的女人没?我让你开开荤?」

  我慌张地用手遮掩我硬着的小兄弟,支支吾吾起来,此刻我能感受到我的脸庞火辣辣的烫。

  很快,强子招了招手就把阿花叫到了我的跟前,被一个女人看见我的小兄弟,还是第一次呢!我的脸顺间红得像猴子屁股。

  强子指着我的小兄弟说话了:「阿花,这可是童子鸡,好好引导他?」
  阿花皱着眉头不悦道:「你……你……你想让我和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做什么?」

  她的心里有一丝慌乱,她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跟她好过的男人也屈指可数。

  回应女人的只有「啪啪」两耳光,紧接着男子的咆哮:「怎么?你敢反抗我的命令!废什么话?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把你平时勾引男人的本事都给我拿出来!」
  阿花在强子的淫威之下,无助地跪在地上,放声痛哭起来:「呜……呜呜……呜……呜呜……」

  看到阿花被扇肿的脸庞,我都不忍心多看她一眼,感觉她实在太可怜了,心里虽然揪心,但是却无能为力,自己都成了待宰的羔羊,哪里还有心思为她分心,我真想撒腿就跑一走了之。

  「看来你这娘么这么久不见我,大概是已经忘了我的厉害,哥我现在就教育教育你该做些什么!」强子火气一上来,「嘶啦」一声把衬衫扯了下来,怒骂道:「贱人就是矫情,人前想做圣母,人后却是婊子,我岂会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今个儿我却是要叫你懂得背叛我的下场,人后做婊子,人前那就得是个婊子!」
  强子却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想法,霸道地对阿花实施了强吻,他俯下身子舌头伸入了阿花的嘴里,就这样两人舌吻的香艳场面映入了我的眼帘,他贪婪地吮吸着女人的口水,兹兹直响,就像在品尝甘露一样,脸色极为享受。

  趁着女人喘不过气来的间隙,强子更是强硬出手,两只咸猪手刚好一手一只握在阿花丰满的大胸上,看着他熟练地把玩着那对玉峰,我胯下的小兄弟直接一飞冲天,与地面形成了一个九十度的垂直,看了这么血脉偾张的场面,我真想代替强子直接把阿花给就地正法了。

  强子隔着那条墨绿色长裙揉捏着阿花的奶子,奶子的形状是变了又变,变到不能再变,谁叫被压得扁扁的呢?

  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在强子的用力过猛之下阿花连连苦叫:「哦……好痛……强子……强子……你轻点……哦……轻点……」

  「不行……不行……要坏掉啦……哦……啊……」

  从远处我就能看到阿花的眼眶里蓄着晶莹的泪,我能感受到她的委屈,我却不敢向前迈出一步,我怕引起强子的注意,毕竟这女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刚才居然怂恿强子对付我,这样看来我对她就丝毫产生不了怜悯之情,反倒生出了一丝厌恶感,我心里对自己说:「强子说得对,阿花就是个婊子,无情无义的婊子!」
  不知道强子和阿花亲吻了多久,当强子的嘴脱离的时候,他淫笑道:「可恶,根本就忍不住,这要人命的小妖精,看老子不掏出我的宝贝好好干你的逼逼!」
  说时迟那时快,刷的一声,强子那根又粗又长的黝黑鸡巴呈现在了我的面前,我暗自拿自己的跟他那根比划了一下,我勒个去,真是够大够粗够黑的,让我羞愧得无地自容起来,作为一个男人,每个男人都希望自己下面那根是一杆金枪,身经百战的金枪,硕大无比的金枪,显然强子的那根就是一根货真价实的金枪,而我的这根呢?是一根没干过仗打过站的新枪,其实我心里对强子那杆枪还是艳慕不已的。

  强子老练地把阿花的裙子卸下,露出一个紫色的胸罩和一条紫色的内内,紫色配熟女,再合适不过,我看得口水都流完了,一地的口水,害得我有点口渴,不过能看到他们缠绵的场景也是很不错的,就当是望梅止渴吧,我看着远处的强子,脑子里就是把他替换成了自己,换成自己如何肆意地玩弄阿花那美妙的肉体,心里被点燃的邪火已经烧到了一个欲罢不能的境界。

  强子慢慢地脱下了阿花的紫色胸罩,淫笑说:「可惜啊可惜,女人哪就是这样,越老越不值钱,十八岁的时候是棵水灵白菜,三十以后就是豆腐渣,你算保养的不错了,可惜抵不住岁月的侵蚀,奶子弹性不足,略有下垂,奶头也太黑……」

  强子评论起女人来总能高谈阔论,跟他干仗时候越战越勇一样,阿花对此是又爱又怕,那种身体交缠在一起的强力冲击她不曾一刻忘记它的滋味,苦中参甜,先是一片黑暗,然后有了一道光,最后是一片光明,疯狂地交缠就像是走一条坎坷的道路,滋味让人难以忘怀。

  阿花抹干了眼泪捂着眼睛一言不发,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强子的入侵,她颤抖的身子在我看来是在期待强子的进入,真是一个欠操的婊子。

  强子把阿花的腿架在自己的大腿上,这样一来他的好宝贝就对准了阿花的胯下,他很快就把那条紫色的内内脱了下来,他用力嗅了嗅上面的味道:「好怀念的味道!还是这个味道,臭的要人命,不过我喜欢,嘿嘿!」

  他把胸罩和内内丢在一旁,用他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阿花白花花的大屁股,他的大拇指在阿花的原始黑森林里来回不断地划动,嘴里问着:「阿花?求哥哥操你,我就让你如愿以偿?怎么样?」

  阿花在地面上一动不动,不过由于强子从中捣鬼,让她忍不住叫出了声:「哦……轻点……哦……舒服……」

  原来强子用他的大拇指在阿花的鲍鱼口大力猛扣着,这种情况下阿花若是不叫那就活见鬼了。

  强子在阿花的鲍鱼口捣鼓了一阵之后,动作戛然而止,迷之微笑着说:「你求我啊,求我……我才会给你?哈哈哈哈……」

  阿花抚摸着自己的玉峰扭动着她曼妙的身躯,那种无形中散发出来的诱惑是不可阻挡的,可是强子却有着足够的定力,因为阿花这块田地他耕耘过不知道多少次了,那滋味的美妙早已映入了心底,根本不急这一时的时间。

  「受不了了……强哥……请你好好疼爱阿花……一定要让我得到满足……」阿花闭着眼睛期待着强子的进入,她那不要脸的话就是说得如此风轻云淡,让在一旁观看的我颇为惊讶,看来只能用够贱够淫荡这种辱骂的词语才形容阿花这个女人了。

  那她说出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之后,强子哪有不上她的道理,提枪就是干,一会就让肉体交缠在一起,肉体发出了啪啪的响声,他那根黑巧克力在阿花的鲍鱼里肆意穿插起来,上下左右打着圈圈,阿花的叫声在他的猛干之下尤为动人:「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啊哦啊哦……哦啊哦啊……」

  强子每一下震动都能让阿花叫出一声来,阿花的叫声时缓时急,慢慢的我发现是强子在干她的时候时缓时急导致的,好生有趣。

  眼前连绵不断的炮火在肆意蔓延,我软下去的小兄弟看得又有了反应,欲望在心里冉冉升起,恨不能取而代之。

  那边强子由于枪枪入肉,其实也很耗费体力,从他痛苦的面相来看,我知道他也到了强弩之末。

  再等了一会儿,他呲牙咧嘴地吼道:「不行……不行……要出来了……哦……」

  女人疯狂地叫道:「射出来!射出来!射在我体内!」

  女人的叫喊犹如一剂春药,让强弩之末的强子又疯狂了一下,蹬腿的动作幅度大增速度大涨,嘴里叫嚣着:「操死你个打烂逼!操死你个贱逼!老子我操死你!」

  「啊……哦……啊……哦……」

  「感觉到了……感觉到了……出来了……好烫……好烫……」

  射完之后,强子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阿花的身上,大口地喘着粗气,整个头都压在阿花的玉峰上。

  我看他们休息了片刻,亭外的雨也停了,是时候上山祭拜父母的时候了,当我迈出几步步子的时候,强子就把我叫住了:「小子!哥不是那种不地道的人,只顾自己享受,让别人忍着难受,男人呐!千万不能憋着,憋坏了怎么办?」
  听完他的话语,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裤裆里的那根淫虫上脑的小兄弟,可是无处发泄啊,活了二十好几的人了,由于内向害羞,别说尝过女人的滋味了,女人的手都没牵过,一直被死党嘲笑我是白活了,他说男人和女人是天生的一对,男人有枪,女人有洞,枪洞结合,才有了世界的人类,对此我却无言以对,人就是在结合中诞生的。

  我在强子的身边停下了脚步,叹息道:「没有女人缘,朦朦胧胧活了二十好几,还是童子鸡,除了看看A片打个飞机,其他的坏事也没敢多想,我就是一个窝囊到底的普通人,有什么办法呢,对女人早已经麻木了,从前我向往过如何有一个温柔善良的妻子,现实的残酷是没有人愿意陪着贫穷的我粗茶淡饭!」
  强子摇了摇头说:「兄弟,有一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你错的离谱!正因为贫穷,所以要更加的努力,怕吃苦的人到哪里去都是一样的,他们习惯了碌碌无为,世界从来没变过,哪有不喜欢钱的女人,只有赚不到钱的男人,换句话来说,女人没有错,错的是你,明知道没钱就没女人,那还赶紧努力赚钱,这个到处充满了铜臭味的世界遍地金银,钱不是一切却是实实在在的大部分,这也就是能让大部分人奋斗一辈子的原因所在。」

  我听了他的话,开始品味其中的道理起来,觉得还算讲理,平时遇到事情我就是怕这怕那的人,如果能推掉的一定推掉,我这人最怕麻烦了。

  我从裤腰带里掏出一包烟,拿了两根,一根叼在自己嘴上,一根给强子,给他点上火,再给自己点上火。

  强子笑着说:「你小子上道,哥我看好你,事后来一根,赛过活神仙,冲你这根烟,你这兄弟我认了!」

  本在抽烟的我听了这句话,觉得简直莫名其妙,我和他,是两路人,他一看就一脸坏人相,我呢,一看就是个瘦弱的药罐子,对于他的热情,我没法回应,现场的气氛瞬间凝固了下来。

  良久,强子看了我几眼,略微不满道:「怎么?你瞧不起我?」

  我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主要我实在对他没有好感,就冲他对阿花这个女人并不友好来看,他实在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

  强子抽完烟,浑身又有了力气,他马上从阿花的身体里拔出了他的黑宝贝,在我面前晃荡着,仿佛在炫耀。

  「每个女人都经受不住巧克力和牛奶,她们存在的价值仅仅在这里而已,我喂饱过不下于一百个以上的女人,各种女人,年纪大或小,身材好或差,可谓真正的身经百战,一句话,跟不跟哥!哥带你开开眼,这世界的女人就该沦为男人胯下玩物!好男儿,志在四方,操遍天下无敌手!」

  他的话好像有一股魔力,让我听得血气翻涌,此刻我只想操逼,而离我最近的逼莫过于阿花这个全身裸露的女人,只是阿花是他女人,他舍得把她让给我操不?我心里歪歪着。

  我把牛仔裤拉了出来,指着硬挺的小兄弟痛苦地说:「看着你们干仗,太有感觉了,一时间我都把你意淫成我了。」

  「这事怪我,阿花这婆娘的魅力我心里也有数,想操她的排着队得有一个连,这样吧,阿花,你用嘴帮小兄弟解决他的需求吧,怎么样?」

  「愿听大哥安排!」我赶紧激动地抢说道,实战就在眼前。

  强子问:「说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我叫廖强,一般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强哥。」

  我笑着说:「强哥啊,我小名阿毛,如果你不介意就叫我阿毛吧。」

  强子拍了拍阿花的肩膀嘱咐道:「那就这样吧,阿花,伺候好阿毛兄弟,主要的目的就是让他爽的飞起!」

  就这样,阿花跪在了我的身前,她用柔若无骨的小手捏住了我的小兄弟,调皮在上面打着圈圈拐着弯,突然她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强子你看!你看啊,他这家伙是歪的!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极为尴尬,解释说:「每个人的家伙长得都不一样,长短的尺寸,粗细的尺寸……」

  就在我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阿花猛地一口把我的小兄弟含在了她的嘴里,我舒服得叫出了声:「哦……」

  在她舌头不断地攻势下,我苦叫连连:「啊……哦……哦……啊……」
  才没多久感觉就要射出来了,这种感觉从未体会过,这是打飞机打到死也打不出来的感觉,在她猛烈地一吸之下我直接败下阵来,射了个通透,「噗嗤」「噗嗤」的精液灌入了她的嘴里,源源不断,阿花则把我的精液吐在了她的手里,她笑着说:「看不出来,你这家伙存货量挺多的,这么大的量,不过很好吃,我就不客气了。」

  随着「咕嘟」一声,她就把我射的精液吞下了肚子,我心里一阵恶寒,这女人像一个疯子,精液当白开水喝啊,哪个男人能供她这么喝的。

  「舒服不?爽不?阿毛,跟着哥混,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只要我有一口气,绝不会让你饿肚子。」强子让我跟他混,我实在想不通他看上了我哪点。

  不过他既然肯下本钱,我就愿意陪他,愿意跟着他,因为我本就一无所有,既然一无所有,那么尝试下新鲜的也算不错,我的处境本就极为糟糕,毕业两年在一个离家不远的工厂打工,也就够自己的生活开销,根本没有未来可言,强子,或许是能改变我命运的一个男人呢?

  本来今天该是我纪念爸妈的日子,想不到却途中突发了意外,习惯了一个人的我这样倒有些不太习惯呢!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