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狗系列12】暗黑年少】(02)【作者:大狗(hohodog)】   都市激情 
字数:5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阿公挽仙桃

  那一早醒来,我已经躺在床上,阿公躺在我旁边,只穿内裤还呼呼大睡着。
  我并不知道在浴室里面,那就是所谓的处男第一次,直到念国中时,班上男同学在私底上传阅着所谓的小本黄书,跟听到家里工人说下工后会到邻村去开查某。

  但那时候我的懒较已经经历过好几个女人的肉穴洗礼了,更不用说摸或是看了女人的裸体。

  因此同年纪的女生总是很难引起我的兴趣,毕竟发育不全,但也因为我不像同年纪男生会搞一些花招去强调自我,如此反而引来女生的注意。

  哪晚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桃被冰冷的浴室水泥地给冷醒,醒来时,才发现自己不是在越南家中,而是在台湾的乡下。

  躺在自己身边的不是男友,而是家中的小男生阿狗。

  但是睡梦中自己的肉体好像被肉棒进入过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阿狗吗?他怎会知道男女的事?

  阿狗在地板上也睡成大字型,刚刚双腿之间那根膨胀到跟大人一样的懒较已经缩成一小截。

  阿桃抱起阿狗到旁边椅子上,自己简单洗过冷水澡,穿上衣服后。

  再帮阿狗擦乾身体穿上衣服,抱回阿公旁边。临走前还伸手进去裤子内摸了已经变软的懒较。

  妹妹出奇的好养,出生半年后,半夜也不哭闹。

  所以有时候我又会躲回房里睡,为的是半夜偷看爸妈相干,顺便学习阿爸用在阿母身上的姿势。

  不过他们夫妻俩还是只有那几招,85% 正面来,10% 后面来跟5% 阿母
坐在阿爸肚子上面,但是我注意到阿爸有时候会用手指头去阿母的鸡掰摸啊摸的。
  阿爸跟着阿公务农也快20年,手指头长满了茧,虽然看起来手指头没有懒较长跟粗,但是手指头随时是硬的,周围的粗茧磨起来,难怪阿母都只能夹住双腿的大腿,要阿爸不要再用了。

  有一次地震,把房间柜子上的小盒子给震下来,我才发现原来阿爸在柜子上面偷藏几本金发女人的书,封面是一个兔子的头,里面的女人胸部都好大,下面机掰毛都刮光,露出两片肉跟一个鸡掰洞。

  白皮肤的阿兜仔男人则是有一个好长的懒较,但是都弯弯的。怎跟我和阿公阿爸的懒较直直的不一样?

  洋妞含着男人的懒较时,几乎都塞满嘴巴。

  阿公大概花了两三次500元后就没有兴趣摸阿桃的奶子,虽然我有听过阿桃问阿公要不要摸,阿公总是点根菸,摇摇头。

  [ 抹要啦,嘎拿摸奶,没趣味。]

  阿公认为每次花500元只能摸阿桃的奶,或是舔几下,太贵了。

  我记得帮阿公去甘啊店买新乐园香菸好像也才10还是15元。

  阿桃自讨没趣后,就不再提这件事情。

  但是我发现她睡前端水给阿公洗脚时,会故意不穿布拉甲。两粒大奶子在她的上衣凸出两点,领口则是有深深的乳沟跟大片的奶子。

  阿公大概也知道阿桃在引诱她,还是沉住气,等着更进一步的机会。

  直到六月份,阿桃收到家里寄来的信,好像越南家中的砖块房屋被颱风跟大雨给弄垮,全家人只能勉强住着,重盖屋子要一笔钱。

  阿桃收到信后好几天都闷闷不乐,不过没人会去注意一个帮佣的心情。
  某天晚上阿公带着我去参加隔壁村的庙会,有一台野台歌仔戏演到最后变成没有穿衣服的女人在台上,阿公说那个叫做[ 脱奶舞].表演脱奶舞的女人脸上都是涂满红红的腮红跟黑黑的眼影,根本认不出原本的脸孔长什么样子。

  身上挂着两粒奶子,下面则是一团黑黑的三角形鸡掰毛。

  那个康乐团团长似乎知道男人喜好不同,有一个肥肥的但是胸部好大好圆,比阿母刚生下妹妹的奶子还大。

  一个则是瘦瘦的,胸部好小,全身都是骨头,一面摇还一面抹眼泪。阿公说那个应该是被卖掉的孩子。

  另外一个我只觉得她乳头好黑,身上的皮肤好皱,像是我同学家养的沙皮狗。
  阿公跟其他伯公、阿伯喝了不少绍兴酒,还给我零钱去买棉花糖,糖葫芦。
  晚上快十点,祖孙才骑着川崎的机车回家。

  阿公应该喝醉了,一路摇摇晃晃,我吓得握紧两只后照镜,帮忙控制机车龙头。

  回到家,阿公大呼小叫的,引来阿爸只穿短裤走出房门,帮忙阿桃把阿公扶进房间,我看阿爸满头大汗,大概刚刚已经跟阿母相干完了。

  我放慢脚步走回房间,果然进入房间,看到大通铺上,阿母背对着房门露出一个大屁股,身上没有穿衣服。

  我走近床边,阿母打呼着,胸前两粒大奶垂到床板上,我伸手去摸了阿母的奶子,学阿爸揉她奶子的方式。

  结果没几下,我的手掌都是阿母乳头溢出来的母奶,吓得我赶紧收手。
  [ 阿狗,你回来了啊!!] 阿母张开眼睛看着我,我心想刚刚偷摸被发现了吗?

  [ 你晚上吃拜拜有吃饱没?] 阿母坐起身看看旁边婴儿篮里面的妹妹,突然摸摸自己的奶头,发现在滴奶。

  胸部也有点胀痛感,晚上小女婴没吸多少母奶就睡了。

  刚刚跟老公还在恩爱,老公吸着自己的奶水没多久,公公就带着阿狗回来了。
  [ 阿狗,你要喝奶吗?] 阿母坐在床上,两腿伸直,要我躺在她大腿上。
  我躺在阿母大腿上,阿母稍微弯身,左边的乳头已经挂在我嘴前,我张嘴慢慢吸着奶头,母奶慢慢从乳头跟乳晕渗出。

  我突然想起阿公伸出舌头舔阿桃胸部的动作,我在嘴里偷偷舔着阿母的奶头。
  阿母似乎很累,眼睛闭着打瞌睡,我伸出手揉另一粒奶,学阿爸张开手掌抓住阿母的奶子。

  没想到这样的动作,竟然让我发现我的懒较又开始变大了,而且硬到好痛。
  好想尿尿但是又不是,只觉得懒较像是打气的篮球快被灌破了。

  原本阿母的左手放在我的肚子上,怕我肚脐进风会着凉。

  但是变硬的懒较往上发展,跑出内裤的松紧带,碰到阿母的手掌。

  恍神中的阿母,随手就往内裤松紧带下伸进去,手掌握着我的懒较,开始套弄。

  阿母温暖的手,套弄着我的懒较,让我觉得好舒服。

  难怪每个月有几天,阿爸总是让阿母趴在他身上,用嘴巴跟用手让懒较舒服,而阿母只脱上半身的衣物,让阿爸摸奶子。

  [ 阿满~ 叫阿狗去便所放尿,不然晚上会尿床。] 阿爸突然从三合院院子里
对着房间喊了一声,原本快睡着的阿母被叫醒,阿母一醒,才发现握在手里的东西,竟然是阿狗的懒较。

  吓了一大跳,赶紧松手。但是又很怀疑阿狗的懒较何时变这么大了?

  小孩子不是应该国中以后才会发育吗?

  阿母原本快要离开内裤的手又再度往下伸,握住阿狗的懒较,确认阿狗的龟头真的胀成一大颗香菇头。

  但是懒较上面的肌肤还是光滑的,没有长出毛来。

  想想这个孩子,从一年级以后,就很少帮他洗澡,有时候他自己乱洗,有时候请阿桃帮他洗澡。

  不知道何时阿狗竟然开始发育了?懒较跟自己丈夫竟然差不多大。

  [ 阿狗,阿爸叫你起来放尿。] 阿母摇摇我的肩膀。

  我等阿母的手缩回来后,才假装醒来。

  [ 阿母,你下面的毛刺的我好痒。]

  我从阿母身体左边躺在她的双腿上吸着母奶,刚刚阿母因为身体往前摸我的懒较,下面的鸡掰毛刺着我的左脸。

  [ 等你大汉时,你的懒较旁边也会长出毛来,像阿公跟阿爸一样。] 以前的人没有修剪阴毛的观念跟习惯,所以跟阿爸阿公洗过澡,看到下面都是一团毛,懒较没有变硬时,就躲在毛中央。

  [ 阿满~ 可以了,阿爸总算去睏啊!我们可以继续了。] 阿爸走进屋内,阖
上房门。

  走近床边看到我瞇着眼睛在吸奶,阿母食指比在嘴唇中,示意阿爸小声一点。
  阿爸比出要阿母趴着的姿势,阿母将我抱起,让我平躺在床板上,然后人跪趴在我身上,轻轻将刚刚没吸过的左乳乳头又放进我的嘴里。

  我从阿母奶子往下看,只看到阿爸将阿母的双腿撑开,跪在床缘边,他人站在床下,昏暗灯光下,他好像握着自己的懒较,套了几下,对着阿母的屁股往前一顶。

  [ 啊……卡小力a!!] 阿母回头对着阿爸抱怨,阿爸似乎想要早点搞定,上床睡觉。

  不然早上四点多就要起床了。

  原本安稳含在嘴里的奶头,突然开始摇晃,一没含紧,乳头就跑出我的嘴。
  阿爸拍打着阿母的卡称,发出声响,然后我听到他们下体碰撞出规律的声音。
  我伸手握着阿母两粒奶子,轮流吸着奶水。很快地就吸不太到母奶了。
  [ 我尿足急,我来去放尿。] 我从阿母身体下方钻出,阿爸停止动作,拉着我的手,走到门边。拍拍我的屁股。

  [ 放尿后,去跟阿公睡。] 我当然知道阿爸的意思,所以随口应了一声,就关上房门。

  门一关上,我就听到阿母的叫床声和阿爸的呼吸声。

  我去浴室的水孔边尿尿完就回阿公房间,三合院的厕所通常在屋子外面另外盖一间,基本上小孩晚上除非大便,不然不敢去上厕所。

  我穿着夹脚拖走到正堂,跨过木门槛,左边阿祖的房间门开着,我探头看,阿桃没有睡在床上。

  我走回阿公房间,门缝中我看到阿桃上半身已经脱光,坐在阿公怀里。
  阿公从后面怀抱着阿桃,两只手从腋下往前抓着阿桃的奶子在揉着,捏着她的乳头。

  阿桃的右手往后,来回的动作。但是被身体挡住,我不知道她的手往后做什么。

  [ 阿公,你明啦早要真得先给我一万喔!我要寄回越南给家人。不然这种天常常下雨,很容易感冒。]

  [ 放心啦!!你麦共,我麦共,瞴人知啦!!!你让阿公爽十次,一次算1000,你算赚到!外面查某间开一遍,麦没这贵。]

  回到十分钟前,阿公载阿狗回家后,高兴地大小声,儿子原本正吸着媳妇的奶子,准备相干,听见阿爸大小声只好出来扶他进房,然后要阿桃端脸盆水给阿爸洗脸洗手脚,上床睡觉。自己连忙回房继续搞自己的老婆。

  阿桃看见少爷回房后,床边替阿公擦脸时,故意将身上衣物钮扣打开,露出大半的奶子跟乳沟。

  阿公晚上喝了酒,看着脱奶舞后,已经性致高涨,回到家看到阿桃蹲着帮他洗脚,胸前的奶子,看的懒较又变硬了。

  阿桃看着阿公的懒较从内裤的裤管间跑出来,知道阿公上钩了。

  一面说家里房屋需要钱重盖,一面暗示阿公只要付钱就可以跟她上床。
  两人讨价还价后,阿公答应先给阿桃一万元,代价是让他爽十次。一周一至两次。

  [ 但是你尬我做的时候,要戴那个沙库。不,我惊会大北度。] 此时阿桃站起身,我才看清楚原来刚刚她的手是握住阿公的懒较,跟刚刚阿母握住我的懒较做一样的动作。

  而阿公早就全身脱光光没穿衣服。

  阿桃起身脱掉短裤,然后当着阿公的面前脱掉白色棉质的内裤。

  阿公看着年轻女人的躯体,懒较抖了好几下。但是角度就平平的而已,不像我跟阿爸一样是往上翘。

  阿桃走向墙边的五层柜,打开抽屉拿出一盒纸盒,打开纸盒拿出一个锡箔包装的东西。

  我知道那个是妹妹出生后,卫生所的人来家里探视阿母时,拿给阿爸的。说是政府说两个孩子恰恰好。阿爸笑笑说,庄脚人生越多越好。

  怎么那盒在阿公房里?

  [ 阿桃,替阿公树懒觉一下。] 阿公像是大爷一样,身体往后仰,双手撑在床板上,双脚挂在床边,懒较对着阿桃。

  [ 阿公那边是尿尿的地方,髒髒的。人家不要吃那边。] 阿桃打开包装,准备将一个圆圆的塑胶套上阿公懒较时,阿公压着阿桃的头,阿桃的脸跟嘴已经碰到阿公的懒较。

  [ 舔几下就好。你半眠常常去偷看我后生跟媳妇相干,一定看过我媳妇树懒较过。]

  乡下人半夜对於声音很敏感,一来是担心小偷偷东西,二来是怕野狗或是蛇偷吃鸡鸭家禽。

  阿公无意间发现只要媳妇在房里叫床时,阿桃有时候会偷溜出房门在窗边偷看后生跟媳妇相干。

  之后这个越南帮佣大概也有欲火在体内。

  阿桃惊觉晚上的行为都被阿公知道,不甘愿的含着阿公的懒较,轻轻地舔着。
  舔了几分钟后,阿公放开手,阿桃拿出沙库套上阿公的懒较。

  然后爬上床,躺在床板上。

  阿公撑开阿桃的双腿,用手摸着阿桃的鸡掰洞,阿桃发出轻微的叫声。
  [ 阿公,紧用用唉,用完要卡紧来睏,等下阿祖就要换尿布了。] 阿桃催促阿公赶紧将懒较放进来,她心想男人不管长短,顶多就是几分钟就会射了。
  阿公将懒较对着阿桃的鸡掰洞用力地插了进去,一下子整根懒较就进洞到底了。

  [ 啊……好痛!!阿公的懒较足大只。]

  阿桃没想到阿公一下子就把整根懒较插进来,还没有湿的肉洞被撑开。弄得好痛。

  阿公的手摸着阿桃的奶,懒较则是前后进出着鸡掰洞。

  阿祖还在,所以阿公平常也不敢跟同辈的出去查某间逛逛,只敢去茶店仔喝喝茶,每次听着同辈在外的风花雪月就很羨慕。

  这次难得有机会,既不用外出,也不用担心有人知道他花钱开查某。

  重点是同辈出去玩的都是30几岁甚至40岁的查某,阿桃不过20出头,只要小心不要让她怀孕就好。

  阿公的懒较享受着快10年没有尝过的女人肉洞。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桃闭着眼睛,想着快点结束。
  阿公当然知道男人干太快容易挂掉,所以慢慢地插着鸡掰洞。

  我从门缝外,看着阿公跟阿桃相干,阿桃两只脚往半空中抬高,阿公的下半身则是因为用力,展现出下半身结实的肌肉。

  这个场景看得我的懒较又慢慢变热变硬变长。

  阿公一面干着阿桃的鸡掰洞,一面摸着她的奶子。

  突然想起后生娶媳妇后几个月,有天半夜睡不着,出来外面乘凉,听到媳妇阿满的叫声,虽然很小声,但是在院子里很清楚。

  他偷偷走到床边,看着里面媳妇趴在床边,胸前两粒大奶摇晃着,后生阿顺跪在后面像附近野狗在相干的姿势。

  阿福的手扶着阿满的腰,有时候还往前摸阿满的奶子,自己第一次看到这个相干的姿势。

  [ 阿桃,你趴着,我从后面来。] 阿公拔出懒较,拍拍阿桃的大腿,阿桃乖乖地趴着,原本想要快快了事的身体,被阿公的懒较慢慢地抽插竟然开始热了起来。

  正准备好好享受一下身体的快感时,被阿公叫换姿势。阿桃想到这个姿势,她偷看过少爷跟少奶奶用过,脸不经红了起来。毕竟自己也没有尝试过。

  阿桃趴在枕头上,翘着屁股对着阿公,阿公脑袋想着当初的画面,模仿后生的动作,终於抓到诀窍,龟头总算找到卡称中央的鸡掰洞,阿公的身体压在阿桃屁股上,懒较一下子又贯到最底,而这个体位的深入是最深的,比起面对面的正常体位。

  [ 啊……啊……啊……啊……] 阿桃也感受到了,没想到趴着,阿公的懒较竟然碰到自己穴内没有被懒较碰过的地方。

  阿桃的鸡掰洞算一算只有家乡的男友用过,阿狗?不知道算不算?

  但是阿公的懒较却是第一个带来这样的快感,阿桃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烫,闭着眼睛感受阿公懒较突然挤进来,突然抽出去。

  原本的叫声变成断断续续的,因为阿桃发现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公的懒较也感受到里面好紧,虽然阿桃的鸡掰洞从洞口开始就紧紧的,但是里面更紧。

  耳里听着阿桃的叫床床,阿公兴奋之下,加上不堪酒力负荷。

  懒较头感觉一麻,抖了好几下,全部的东西都喷在沙库最前端了。

  [ 啊……有够爽!] 阿公拔出懒较,随手拔掉懒较上面的沙库,往床旁边一倒,没几秒已经呼呼大睡。

  而此时闭着眼睛的阿桃感受到自己的鸡掰洞里面,好像一开一合的动作着。连带的肛门口也跟着收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